妾薄命赏析

汉帝宠阿娇,贮之黄金屋。

咳唾落九天,随风生珠玉。 

宠极爱还歇,妒深情却疏。 

长门一步地,不肯暂回车。

雨落不上天,水覆难再收。

君情与妾意,各自东西流。 

昔日芙蓉花,今成断根草。

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。

【注释】: [1]宠:指重。 [2]难再:指重难。

《妾薄命》为乐府古题之一。李白的这首诗「依题立义」,通过对陈皇后阿娇由得宠到失宠的描写,揭示了封建社会中妇女以色事人,色衰而爱弛的悲剧命运。 

诗十六句,每四句基本为一个层次。诗的前四句,先写阿娇的受宠,而从「金屋藏娇」写起,欲抑先扬,以反衬失宠后的冷落。据《汉武故事》记载:汉武帝刘彻数岁时,他的姑母长公主问他:「儿欲得妇否?」指左右长御百余人,皆曰:「不用。」最后指其女阿娇问:「阿娇好否?」刘彻笑曰:「好!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。」刘彻即位后,阿娇做了皇后,也曾宠极一时。诗中用「咳唾落九天,随风生珠玉」两句夸张的诗句,形象地描绘出阿娇受宠时的气焰之盛,真是炙手可热,不可一世。但是,好景不长。从「宠极爱还歇」以下四句,笔锋一转,描写阿娇的失宠,俯仰之间,笔底翻出波澜。娇妒的陈皇后,为了「夺宠」,曾做了种种努力,她重金聘请司马相如写《长门赋》,「但愿君恩顾妾深,岂惜黄金买词赋」(李白《白头吟》);又曾用女巫楚服的法术,「令上意回」。前者没有收到多大的效果,后者反因此得罪,后来成了「废皇后」,幽居于长门宫内,虽与皇帝相隔一步之远,但咫尺天涯,宫车不肯暂回。「雨落不上天」以下四句,用形象的比喻,极言「令上意回」之不可能,与《白头吟》所谓「东流不作西归水」、「覆水再收岂满杯」词旨相同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最后四句,诗人用比兴的手法,形象地揭示出这样一条规律:「昔日芙蓉花,今成断根草。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?」这发人深省的诗句,是一篇之警策,它对以色取人者进行了讽刺,同时对「以色事人」而暂时得宠者,也是一个警告。诗人用比喻来说理,用比兴来议论,充分发挥形象思维的特点和比兴的作用,不去说理,胜似说理,不去议论,而又高于议论,颇得理趣。

这首诗语言质朴自然,气韵天成,比喻贴切,对比鲜明,得宠与失宠相比,「芙蓉花」与「断根草」相比,比中见义。全诗半是比拟,从比中得出结论:「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」,显得自然而又奇警,自然得如水到渠成,瓜熟蒂落,奇警处,读之让人惊心动魄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飞翔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s://www.denglong.org/wenzhang/18666.html

热门名句